Author Avatar

yabocom

0

Share post:

华美的布景、沁人的音乐、惟肖的表演、曲折的情节,一部完美的戏剧还需要什么?全球首部家庭主题超维度戏剧《彼得潘的冒险岛》告诉你,还需要你、需要我、需要他、需要所有的观众,这是一部“没你不行&

华美的布景、沁人的音乐、惟肖的表演、曲折的情节,一部完美的戏剧还需要什么?全球首部家庭主题超维度戏剧《彼得潘的冒险岛》告诉你,还需要你、需要我、需要他、需要所有的观众,这是一部“没你不行”,颠覆你所有观剧体验的,可以“玩”的戏剧。

不用一脸懵逼的样子,猪兄先给你普及一下“超维度戏剧”的概念:和现在全世界借着科技发展的东风大肆使用各种前沿科技、“黑科技”,从技术层面提升文艺作品的质量(卡梅隆开启全3D时代、李安的4K极清突破性尝试等等)不同,超维度戏剧反其道而行,从“人”的角度来升华艺术作品的层次和深度。简而言之,超维度戏剧是以打破舞台、演员与观众的界限为出发点,以突破传统戏剧“演”和“看”相互分离的观剧模式为特色,令观众可以自由选择演员与剧情进行线路跟随,完全游走在舞台之中甚至参与其中的全新戏剧表现形式。

今天我们要说的《彼得潘的冒险岛》,就是由北京环球百老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出品,由超维度戏剧形式著名制作人Randy Weiner携手纽约百老汇顶级制作团队耗时超过两年打造,在全球范围内选择北京首演的全新大型作品。艺术总指导Randy Weiner是现任哈佛大学美国话剧团院长,曾被《》评为“纽约非传统剧场的领先制作人”,《华尔街时报》则称他为“一个疯狂的夜秀天才” ;导演Allegra Libonati是哈佛大学American Repertory Theater的常驻导演,也是美国戏剧界的主导力量之一;多次获得托尼奖的百老汇知名布景师David Gallo担任此次舞台美术设计;更有百老汇冉冉升起的导演和编舞新星Kuperman Brothers担任编舞;被誉为“飞翔大师”的Paul Rubin担任空中编舞。为了本次北京首演,出品方投资2亿在北京蟹岛度假村搭建了8000平米的梦幻舞台。这样的豪华阵容能不让人期待么?

9日,有幸参加了本剧的试映,下面就跟大家伙儿分享一下猪兄的“玩”剧体验之旅。(高能预警:以下内容含大量剧透,不过没关系,城里人的套路深到每次玩过都会留下遗憾,剧透根本不care)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在“达林家博物馆”里同样经过一段夜黑风高的长廊,了解了三个熊孩子被一个会飞的熊孩子(彼得潘)拐跑的故事梗概后,一个喋喋不休的“小厮”为所有人撒上了“仙粉”后突然揭开神秘的幔布,还在莫名其妙进入不了状态的猪兄下巴已经合不上了(并没有流口水)。眼前的声光体验已不能用震撼形容,宛如初生的婴儿经过漫长昏暗的产道睁开双眼看到了一个新的世界。耳边自动脑补最近大火的《西部世界》那句经典台词:this is a new world,you can do anything you want。

这8000平米的哪里是舞台,根本没有舞台好不好?或者说哪里都是舞台。恢弘的“罗杰号”海盗船、迷幻神秘的人鱼礁湖、充满危机的土著部落、生机盎然的地下家园,每一处布景配上恰到好处的光影,将每一个观众硬生生地“穿越”到了一个活生生的冒险岛。好吧,猪兄承认,作为一个资深宅男,童真早已不知道丢到哪个次元去了,在被华美的场景震撼了3秒后又变成那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死宅了。可惜天不遂人愿,耳旁菜市场般的喧闹不闻不行呐,看着一众演员们带着川普拉票时的风采卖力“演说”着,咱们还是要表示尊重,姑且一听。这一听,坏了,本还想着是介绍个剧情啥的,结果人家根本不玩那一套,人家在戏里呢,说了没两句,几个演员叽里呱啦把观众给瓜分了,猪兄我还准备随大流呢,好家伙,转眼就孤家寡人了。怎么办?不用着急,猪兄我作为资深的套路玩家,在走马观花欣赏了美人鱼曼妙的舞姿、和土著部落词不达意地手舞足蹈地击了几个“give me five/four/six”、鄙视了一下彼得潘在空中并不轻盈的飞翔姿态之后,毅然决然地选择加入海盗的阵营,毕竟当坏人的感觉不是随时都可以感受的。

刚进入纯木结构的海盗船底仓,就被金灿灿的海盗宝藏晃瞎了眼,心头暗爽,我选择的职业果然有“钱”途。

甲板上,在各类彼得潘的影视作品中出现过和没出现过的海盗船员们都纷纷在表演才艺,这明明就是海盗达人秀嘛。

不得不说,除了手上的武器是幻想出来的之外,妆容、神态、语气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们这就是一群放荡不羁的海上流浪者。更重要的是这群海上浪荡子各个身怀十八般武艺,而我们这些新加入的“小喽啰”则第二次被瓜分殆尽,学习一个海盗的自我修养。就像斯皮尔伯格导演的《铁钩船长》中长大后的彼得潘一样,早已忘却童真的我根本看不见自己手中依靠想象而存在的武器,也无法体会同行的小朋友在学会了怎么打水手结而领取的海盗金币奖赏后那种雀跃欢欣,看着吐出烟圈的大炮也只是冒出一句“这不科学啊”。

可是在演员(现在我更愿意称呼他们为真正的老海盗、海上的老司机)不断以身作则,用他们生动的表演和引导,带领着我们唱着难听但是朗朗上口的海盗之歌,带着我们“干尽坏事”、搞破坏,这种淋漓尽致地释放自己,一层一层地卸下平日生活中的压力,丢掉平时伪装自己的面具,忘却事业的规划和情爱的纷扰,心中就留下了一个字“玩”。彷如《惊天魔盗团》中的催眠魔术师一样,我被整个冒险岛的世界催眠了,在这里我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我拥有无限的可能,我是自由的。就像彼得潘找回了童真的自己才能重新飞翔,我真的相信自己是一名海盗新人了,这不就是我儿时的梦想么?在磅礴的大海中对抗整个世界,做一名追求自由的海盗。这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一部需要我去欣赏的戏剧,而是一个让我身在其中的冒险岛世界,我已经从一个吃瓜群众升级成为剧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不再关心剧情的发展,我在乎的是怎么让我们的Hook船长带领我们统治冒险岛。而当我通过自己“优异”的表现站上瞭望台、手执船舵之时,脑补着《加勒比海盗》那首惊涛骇浪的BGM,大喊出“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我想我已经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海盗,自豪满满。

当然,海盗梦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随着剧情的推进,所有的人都聚集到了海盗船的周围,最后的高潮大戏在这里上演,观众们都已经适应了自己的角色。无论是仙女Tink的死去还是彼得潘和温蒂在生死存亡之际的表白,甚至最后我们的Hook船长在影幕之后丧身鳄口的惨烈,都牵动着所有人的心绪,欢呼、齐声呼唤、悲切这些不太可能出现在我们身上的东西一瞬间充满了整个“冒险岛”。甚至在落幕之后,我身边的一个“小海盗”低着还未拭去泪痕的小脑袋跟着落魄的海盗们坐上了小救生船久久不能释怀。

结束之后,在对艺术总指导Randy Weiner的采访中,他也提到,今天在场大人们的表现让他无比惊讶,从没想到他们也能如此投入,玩的这么嗨。也许是我们从小受的传统式教育就一直在教导我们学会克制,要谨慎行事。长大之后生活的压力和沉重的负担让我们更加不懂得如何去展现真实的自我。而在进入到《彼得潘的冒险岛》这样一个让人永远不想长大的世界里,我们卸下防备,重拾童心,找到了那个真实的自己,一直活在我们内心深处的那个熊孩子,在不知不觉中一起完成了整部戏剧。

最后,套用一句“世界名言”:没有什么梦想,是在《彼得潘的冒险岛》无法找到的,如果有,那么再来一次。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英超:莱斯特城胜西布罗姆维奇
成都谢菲联简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